敦煌游随想 --- 石窟版Metaverse与感知

前言

“我Tony Tao有一个梦想,就是在敦煌风化之前尽早去看一次!”

为了实现TT的梦想,同时为了在实习生走之前给她留下一个粉红色的回忆,我们踏上了去往敦煌的旅程。

说来也巧,在敦煌期间,支付宝就发行了敦煌主题的支付宝封面NFT,熟悉我们的肯定知道,我们年初就重点看Metaverse了,虽是巧合,但也颇有命运安排的味道。

王德峰教授名言:“人40岁以上不信命就是没有悟性。”,深以为然,再加上在敦煌游时也有了点对NFT和Metaverse的感想,理所当然的要记录一下,遂有此文。

敦煌莫高窟 --- 跨越千年的石窟版Metaverse

敦煌莫高窟,相传是前秦建元二年,一名叫乐尊的和尚云游到敦煌此时正好夕阳西下,阳光照耀着三危山,远望山顶金光万丈,似有万佛显现,于是乐尊和尚发誓在此修行,并在三危山的悬崖峭壁之中凿开了莫高窟的第一石窟。当时正值北魏、西魏、北周时期,统治者崇信佛教,除了和尚,大批王公贵族也支持开凿洞窟,修建佛像。此后历经十六国、北朝、隋、唐、宋、元朝等国,累计至今,已有洞窟735个、壁画4.5万平方米、泥质彩塑2415尊,俗称“千佛洞”,并藏有五万多件古代文物,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地。

mogaoku
(由于不能拍摄,所有图片皆来自网络)

■ 一次保底8连抽的沉浸式盲盒体验

游览莫高窟的行程,是一次保底8连抽的沉浸式盲盒体验。

莫高窟一共735个洞窟,但是由于后期的人为破坏以及岁月的摧残,完整性已经被严重破坏,无法承受更多的旅游资源,所以莫高窟虽然拥有“墙壁上的博物馆”等美誉,但并没有去评选5A级景区,为的就是在保护景区与对外展示莫高窟历史文化之间保留了一份克制的平衡。在此平衡下,莫高窟仅放出66个石窟,12条线路,每条线路会随机选择8个石窟进行参观,每天开放的石窟是根据人流量和开放时间随机安排的,其中包括一个保底的96窟9层塔大佛殿。所以我们亲切地称这种游览安排为保底8连抽盲盒式游览。莫高窟也会定期释放出新的卡池,例如在2020年7月之前,石窟盲盒的池子深度才40个,现在66个的窟池深度,是随着专家们评估逐渐开放的,并且据说还有特殊窟池。

foxiang

(这里强烈推荐《又见敦煌》,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期,特别是最后的场景,就真的就用一个个盒装历史的方式展现不同朝代的场景。)

zhanlan1

zhanlan2

■ 每个盲盒都是一次跨越时空的沉浸式文化体验

莫高窟的石窟,空间上横跨了罗马到印度,时间上跨越从前秦到元代,历经千年。经历了一千多年,洞窟的这些建筑风格、彩塑、壁画已经是一本艺术和社会文化的编年史了,不同的朝代,不同社会风貌、不同信仰、不同的地域国家文化都汇聚到莫高窟。可以感受到来自不同时空的凝视和交流。
虽然一次只能8连抽,并且导游很吝惜手电筒的灯光,但是在这8个石窟里,能看到我们熟悉的九色鹿故事的原型,能看到不同朝代的三世佛,能看到经典的反弹琵琶,甚至在短暂的游览中,已经能分辨出不同朝代的风格:隋唐时期的精美、细腻、表情灵动;宋元时期模仿隋唐,但技巧略显稚嫩;南蛮入侵后为了文化输出的劣质仿造;如果看到比例失调、表情僵硬、色彩土味的灵魂雕像,铁定是清朝被王圆箓发现以后胡乱修补的。

bihua1

bihua2

所谓沉浸感,就是不同感官的细节交汇,在这里,能以小见大般高密度地感受到历朝历代的工匠画师们进行了超越时空的同台竞技,并把其想要表达的内容浓缩在一个个石窟里,通过鸣沙山的东麓断崖连接在一起,就如同身在一个跨越千年的石窟版Metaverse。

能让莫高窟达到这种效果的,是其延绵千年的持续性以及因缘巧合的共识形成带来的UGC生态。

持续性
石头,可能是当时人们对于永恒的认知,所以将其文化通过彩塑、壁画的形式表现出来,并通石窟“前甬道,后洞窟”的形式保存。

共识
莫高窟的形成是必然中的偶然,是当时社会背景下产生的必然现象。公元366年是东晋十六国前朝时期,一方面,丝绸之路正不断发展,佛教沿着丝绸之路进入中原。

另一方面,魏晋南北朝时期战乱不断、社会动荡,民心不安,有着巨大的宗教信仰需求。因此在这个时期,佛教传入中原不久便以弘扬,开始有中原僧人前往西域求经求法,并翻译梵文佛教经典,地处咽喉之地的敦煌自然成了佛教文化的关键枢纽。另外一个重要的因缘巧合是敦煌的地质地貌,处于沙漠和戈壁边缘所形成的的、可以开凿成洞窟的岩石山体,而山崖也被认为是人间与天届的连媒,在宗教信仰和生活中有着独一无二的作用。佛教僧人最开始在木制寺庙里修行,后来也演变出了石窟寺庙,公元4世纪时石窟寺庙在南亚一代盛行,也就是说石窟建筑的方法也通过丝绸之路传入中国了,不需要自行探索和发明。

上述种种,都让莫高窟在地理环境,宗教需求、建筑技术等角度达到了多角度和多方共识

共识带来的是UGC(或是PGC)生态
真正缔造莫高窟辉煌的,是其石窟供养人的UGC体系。河西走廊文化鼎盛时期,集中了大量的社会人才,产生了开凿洞窟的宣传需求。并且当时多名信奉佛教的高官都曾到敦煌任职并开凿大型的佛窟,就如同现在的KOL在推特上换ape和punk头像喊单一样,之后上行下效,给当地各阶层的民众做了榜样,信奉佛教,开凿洞窟成了红极一时的社会时尚。出资发愿开凿石窟的人,就称之为供养人,几乎所有石窟的甬道上,都能看到供养人的画像,他们就是这些石窟的主人,汇集了当时社会各个阶级,例如地方官吏、戎边将士、僧侣、百姓、少数民族等等。他们因为或宗教、或政治、或宣传、或记录的目的,出资让当时的能工巧匠们进行开凿,而工匠们有的为了糊口,有的为了艺术或宗教追求,也愿意聚集到敦煌,在艰苦的环境下进行创作。他们共同构成了莫高窟的UGC生态,流传至今。

兴于此,同样莫高窟也终于共识的衰落和持续性的证伪

共识的衰弱
随着中原逐渐失去对西域和中亚政治的主导权,海上丝绸之路崛起,陆上丝绸之路的规模优势丧失而逐渐衰落,莫高窟也从元代开始停止了新建并逐渐湮没于世人的视野中。

持续性的证伪
石头、颜料,纵然用了能抗腐蚀的材料,但是依然抵抗不了时间的摧残和人为的破坏。经历千年以后,莫高窟也已经不堪重负了,这才有文章开头Tony想要尽早体验的情况。
现代人当然会想尽办法让此等过去延续下去,如果说刻在石头上是古代人对永恒的技术认知,那数字化就是以现代技术延续的手段,敦煌研究院等机构已经通过数字化、ARVR、画质修复等技术手段,令我们得以见到敦煌之美。然而数字化存储还不够,区块链技术才是这代人对永恒的技术认知吧。
如果说区块链技术是当代的“石头”,那这些“石头”会给后世留下什么呢?
正如货币需要伴随着武力一样,文化的输出和影响力也少不了金融和权力的助力。我们现在能看到的石窟,离不开当时大概率是权贵的供养人们的赞助,反映的宗教、审美、经书也是当时权贵们的主流表达。
NFT是智能合约和信息的组合,信息终能扩展成文化,智能合约能扩展成defi和dao,引申为金融和权力,所以NFT能看作是文化、金融和权力的组合,并且天然带有后期的可炒作属性,不单能进行文化的传承,而且能更好的进行文化的输出甚至侵略。
如果说供养人代表了历史上的权贵,留下了我们今天看到的佛像、雕像和宗教,那天然结合了金融和权力的NFT又会给后世留下怎样的文化形态呢?
如果说宗教的需求链接了古代UCG供养人及工匠生态和山崖石头,共创了“敦煌版公链”。那什么样的共识,能链接全球创作者和生产者,构建一个当代的 “敦煌盛世”呢?
都值得思考。

感知与交融
以上种种把敦煌和Metaverse放在一起的联想,也不免有种拿着榔头看什么都是钉子的嫌疑,确实也是这样。对于深刻相信Metaverse就是未来的我来说,“因为相信,所以看到”已经深入我心,什么都能“元”起来。
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因为看到所以相信”才是主流。
增加感知是Metaverse大范围推广的重要一步
增加感知分为两条线:传统和crypto

■ 传统——技术可视化or可感知化

我很喜欢纯白科技吴啸老师说的“技术可视化”几个字,可视化是为了增加对技术的感知,让人能更好的理解技术。

  • Roblox让人看到元宇宙真实的开始被资本追捧
  • 电影《头号玩家》让人把metaverse的可能性植入了脑海中,成为了现在解释metaverse最好的注解。
  • 堡垒之夜的Travis Scott虚拟演唱会,让人体验到竟然还能边看演唱会,边控制自己的avatar在明星身上蹦来蹦去
  • gather.town让人体验到原来RPG maker +zoom看似毫无意义的仿真开会形式竟然还挺上头。
  • 《模拟人生》、《动物之森》让人感受到化身avatar获得第二人生的可能性
  • Facebook Oculus 2让人感觉到消费级VR的来到(看美少女玩Beat Saber 最高!)

可以想见,对于传统受众推广metaverse最好的方法,还是要等facebook或者苹果为代表的消费级ARVR硬件产品的普及,以及云计算、5g等配套技术的成熟,让更多人能真的感知到头号玩家一样的世界出现。

■ Crypto——开放与生产关系改变的可感知化

如果说传统是靠着技术进步来让人感知到metaverse,crypto更多是通过开放式和生产关系的感知来让人进入metaverse。

开放的metaverse

想象一下,你一早牵着条狗去decentraland遛狗,路过一个画廊,是一笔画大师Sinclair的画展,看到一幅心怡的画,随手点进去跳转到opensea里买下来,领取完一枚专属的poap(“到此一游”证明),继续往前走。

monkey

走了一会儿,狗突然叫了两声,提醒你,有人在偷你的“菜“,这个菜不是普通的菜,是指defi的矿。自从最近新出了一个新的类似开心农场的游戏以后,所有defi用户都把LP搬去里面进行可视化挖矿了,自此以后defi资产不单能产生利息,埋在游戏里的菜地里,还能收获各种农作物的NFT,甚至还能生出不同动物的NFT。

你赶紧退出decentraland,到开心农场里把偷菜的机器人赶走。你夸了夸你的宠物狗真聪明,并且喂了些新买的“算力狗粮NFT”给它。想起来,这个狗其实只是你在去年买的一张静态图片NFT,但是因为社区太好了,不断有人开发,逐渐地从一个静态图片,转变为由骨骼可活动的3d文件,并且自从RCT出了AI赋能NFT的功能以后,任何人都能购买算力来用ai训练自己的NFT,于是这只狗从静态的图片逐渐进化成了一个可以聊天,甚至可以预报你的矿有没有被偷的机器智能宠物狗。刚才喂的“算力狗粮NFT”,也能让它变得更智能。

刚收完菜,你就收到了朋友的对战邀请,近期你和你的朋友沉迷于一个叫depokemon的游戏,一个类似于pokemon的游戏,但它能允许其它不同游戏或者项目中的角色一起大乱斗。你同意了对战请求,进入到游戏,你选择你刚喂了狗粮的宠物狗出战,而对方出战的是Cryptopunk里的僵尸角色。你觉得你要凉,但是想起来前天你刚从另一个链游《dark forest》中打到了一个神器,而今天正好depokemon游戏进行了更新,能支持其它链游的道具在游戏内进行宠物的buff加成。你把神器装上,打败了你朋友,达成了100次胜利的系统成就,并获得了一个“钥匙NFT“,拥有这个钥匙,证明了你是“高玩用户“,就将有资格参与今年举办的Devcon中游戏分会场的VIP会后活动。

对战完以后,你累了,你回到你虚拟的家中,把最新买的Sinclair的画挂在墙上,静静地欣赏。

以上种种不同元宇宙互通的开放式体验,一部分场景已经能在decentraland和crypto voxel里体验到了。所以即使它们的画质、技术和传统相比还很稚嫩,但这种开放的感知是很重要的。

生产关系改变的感知

crypto和NFT对生产关系的改变更难感知,但确确实实在发生着。

  • 在这里,任何有创造力的人都可以将它们的作品mint成NFT,并以可编程的方式与粉丝连接。
  • 在这里,任何有愿景和共同目标的人都可以发起组织一个Dao并低成本的积极实践。
  • 在这里,可以为play to earn,不用担心中心化跑路的危险,跨国界地在游戏里打装备赚钱,甚至play to earn龙头游戏Axie infinity养活了一批菲律宾人,并且一个月收入已经到达了2000万美元。

如果说,Crypto实质起到的是统战的作用,BTC第一次启蒙性地激活并连接了去中心化主义者和矿机的潜力,以太坊更近一步激活了智能合约开发者和显卡算力的潜力,filecoin激活出了存储的潜力。不同机制的Crypto终将会把一切沉睡的能量激活,并货币化存储。那NFT和Metaverse领域的Crypto,激活的就是生产创造者们的潜力。

■ 传统和crypto、现实与虚拟的交叉路口

传统技术的迭代带来的感知,与crypto领域创新带来的社会关系变革的感知,最终会交汇融合在一起。除此之外,现实和虚拟也在融合,以pokemon go为代表的ar游戏,让我们看到,现实和虚拟游戏融合的未来。一款名为HADO的AR运动游戏,更是把现实中的竞技结合其中。

vr-game

未来的Metaverse,必然是现实与虚拟、传统与Crypto的大融合。
总而言之,面对由宏观环境改变和多种技术共振带来的全新未来,别尝试理解它,去感受它。

tenet

所以,我们下半年会着重从感受出发,来尝试让更多人接触到Metaverse的概念,为此我们布置了一个元宇宙之间,对元宇宙感兴趣的朋友们,欢迎来我们这儿坐坐。

同时,Tony老师也尝试在gather.town上开启了元宇宙访谈,会高频次地邀请一些朋友作为嘉宾,感兴趣的大佬们也可以来玩一玩。

最新的一期会在7.8日晚上9点开始。链接见下方,最好用PC端登录。

https://gather.town/invite?token=buqWIiea

- End -

元宇宙:21世纪的出埃及记

作者:吴啸

回首三千年,人类今天拥有了无数在古代看起来近乎于神的能力。

我们观察自然宇宙,发现、学习并模仿,不断完善着今天的自然科学。而数学被称为关于无穷的科学1,是人类创造的最重要的形式科学。数学并不是自然的一部分,却可以创造出四维、五维…以至于无穷维度的空间。我们可以想象、理解甚至模拟,却始终无法触及。

直到今天,元宇宙,就是帮助人类完成从自然宇宙升维的重要技术。

21世纪,是人类朝虚拟世界迁徙的世纪。

元宇宙会重构世界的维度

元宇宙的起源来自于1992年作家尼尔.史蒂芬森(Neal Stephenson)写了一本小说《雪崩》。

avalanche

在《雪崩》中,现实世界是一片赛博朋克的景象,而在元宇宙中,则承载了人类的知识、娱乐以及整个精神文明。我们今天的物理宇宙是三维的,被无数物理规则所束缚。基于我们对于物理世界的认知,我们有了今天的所有科学以及今天的物质文明。

然而,元宇宙的到来将会重构我们世界的维度。我们可以做到很多违反物理规则,但是符合代码逻辑的事情。在今天的物理世界中,时间是不可逆的,能量是守恒的,生命以负熵为生。这些都是对的,至少今天是对的。

但是,在元宇宙中,我们可以通过代码,创造我们自己精神文明的规则。元宇宙中,时间可以是一种状态、一种进程、一种数值。所有的物体都可以被定义时间这个属性,就好像奇异博士里面的苹果一样。元宇宙中的苹果,除了和正常的苹果特质以为,我们完全可以增加时间的定义。对于代码来说,仅仅是增加结构体中的一个属性。然而,对于元宇宙的原住民来说,时间是可逆的。作用于苹果的时间,就好比进度条一样,可以随意拖拽。

DrStrange

突破物理规则的限制,在元宇宙中是稀疏平常的事情。我们不能通过我们今天固有的认知去想象元宇宙中发生的事情,我们需要站在元宇宙中原住民的视角去思考元宇宙中的维度。对于下一代的程序员与设计师们,他们会是元宇宙的原住民。就像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一样,接受信息的方式以及理解世界的速度会呈现几何指数的增长。元宇宙中的所有物体,都是天然带有无数的原生属性的,而他们就会是最能适应这样环境的群体。

元宇宙与增量市场

人类在历史上为了获得增量市场,做出过各种各样的努力。

从地理大发现开始,15世纪到17世纪,欧洲的船队出现在世界各处的海洋上,寻找着新的贸易路线和贸易伙伴。虽然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让全欧洲人都可以幸福生活的黄金国度,但是确实发现时代中大幅拓展了贸易路线并且获得了新的增量。

21世纪,我们发现了互联网以及计算机技术可以在极低边际成本的情况下提供服务。“互联网殖民”让一批跨国的互联网巨头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新的增量。

最近的几年,随着再无重大技术的突破出现,世界又渐渐陷入了不安的阴影。政治上的紧张局势,经济上的动荡不安,无不暗示我们又渐渐回到了存量互割的局面。

今天我们一方面探索渴望着星际时代的地理大发现,仰望星空,期待探索漫天的星辰大海。另一方面,我们逐渐开始通过VR/AR、脑机接口技术、数字孪生技术,开始我们虚拟空间的建设。元宇宙,恰恰是在这个最合适的时空中诞生了。

matrix

我们为什么会去虚拟世界?一方面是因为在元宇宙中,我们可以获得无限增量的市场。我们可以像电影“头号玩家”一样,在虚拟世界中体验各种各样有意思的服务,现实生活中却不需要有任何的消耗。随着脑机接口技术诞生,我们未来也许就躺在休眠舱中,体验着高维度的生命体验。既不会过多的消耗物理世界中的资源,也不会减少任何今天丰富的活动,吃、喝、玩、乐,所有的所有在元宇宙中都会有着同样的体验与服务。通过脑机接口技术,哪怕我们在感受到吃着大鱼大肉,物理世界中我们依旧可以通过营养液等保证身体的健康。这样既可以体验油炸食物的快感,却又丝毫不用担心身材走样以及致癌的危险。

无限渐进的技术奇点

如果仅仅是虚拟食物以及游戏体验并不足以概括元宇宙。如果元宇宙仅仅是为了人类的休闲以及娱乐,那么也无法帮助大家洞见那个无限可能性的未来。

未来,超过90%以上的人类活动会在元宇宙中进行。我们的科研、艺术、教学、开发、设计几乎所有的生产活动都会在元宇宙中。很多人可能会问,怎么可能?我去元宇宙中休闲玩玩游戏、减减肥是有可能的,但是让我们把所有的生产都放进元宇宙中是不可能的,那个不是个真实的世界。

这里不做一些理想化的阐述,而是比较功利的用生产效率来举个例子。如果在元宇宙中的生产效率是今天的10倍,甚至100倍,我们会如何选择呢?一旦生产效率能有指数级的提升,会很快让大多数人类接受这个新鲜事物。那么为什么在里面会有指数级别的工作效率提升呢?

因为元宇宙里面是融合了迄今为止所有计算机科学的最终幻想。我们的5G、VR、AR、脑机接口技术、区块链、人工智能,元宇宙是可以承载这些所有技术的新世界。

singularity

以脑机接口技术举例,我们的大脑是可以被欺骗的。我们可能在睡梦里感觉过了很久,在现实生活中可能仅仅过了一个晚上。当你在元宇宙中写10篇,100篇论文的时间,在现实中只能够写1篇论文,你会选择进入元宇宙嘛?在这样的大幅效率提升面前,我们会加速达到技术奇点。而且这样的效率提升,我已经是非常保守的估计,今天我们云计算里运行的任何一个算法、公式的计算量,放在以前也许都是哪怕内存溢出都得不出解的。

所以,所有非基础科学的突破,都会随着元宇宙的到来而指数级加速。最终,使世界产生不可逆转的范式转移。

区块链与元宇宙的规则设计

今天的计算机科学家们并不理解区块链与智能合约的潜力。简单来说,区块链是首次为了凝聚共识而诞生的技术。智能合约与之前的任何计算机语言在社会学意义上都不相同,哪怕他们使用的是同一种语法。书写智能合约的计算机语言不在是形式语言学里的一种与机器交流的工具,而是认知语言学里与全球所有计算机科学家、与所有计算机以及与整个元宇宙对话的一种方式。

语言影响人的思维模式,进而影响人感知世界的方式。

我们之前学习的计算机语言,大多是为了计算机/机器实现某种功能而存在的。哪怕是github上开源的代码,我们虽然知道代码会公开,但是我们并不会指望用户会来理解我们做了什么。

在今天的互联网世界中,用户不会去理解任何一个app背后的代码是什么。我们经常会听到的一句话是,我们不必理解背后的技术是什么,我只要我自己能够体验的功能是什么。之前所有的计算机程序语言都是为了服务这个目的而诞生的,我们书写程序是为了完成某个功能性,是为了app上增加一个活动,或者为了用人工智能算法区分出哪张图片是猫咪,那张图片是人类等。而智能合约,不是这样的。

智能合约是为了在区块链这个所有人、所有机器产生共识的网络里执行逻辑、实现共识交互的。当我们写一个智能合约的时候,我们可能是为了自证清白,清晰表达合约里的所有规则,不留后门;我们可能是为了公平公正,所有人都能看到合约里面的逻辑规则与设计方案;我们可能是为了实现共识交互,所有开发者都可以直接方便与智能合约交互,就像机枪池以及聚合器可以方便的连通整个去中心化世界的资金深度一样;当我们写出了个智能合约,我们希望能够让开发者、普通用户都能够看懂逻辑,保证核心逻辑的公开透明。我们希望能够在公开所有核心代码的情况下,实现功能性、安全性以及共识交互。

我们设计一个智能合约,是为了能够让大家容易理解,规则透明同时用同样的方式方法与我们的合约进行交互。

学习使用语言会影响人类的思维方式。对于普通人来说,雪就是一种空气中降落的白色晶体。但是在因纽特人的语言中,描述雪的词汇有10余种。普通人在学习了因纽特语后,也能分别出很多种不同雪的能力。比如,他们有对于状态的区分:正在融化的雪,飘落的雪,地上的雪等等。

iceflower

2012年,笔者恰好有机会在极夜的环境中进入极圈,更是深刻理解了为什么雪对于他们的生活如此重要。一种新的感知和思维方式,会通过学习使用语言而诞生的,这点对于程序员也是同样的。元宇宙世界中的经济基础、规则法律都不是传统意义的计算机程序设计所适用的思维方式。今天的区块链开发者们,恰好是第一批经过这种开放规则设计思维训练的设计师。他们会成为元宇宙中的开拓者,为这个新世界的诞生贡献力量。

元宇宙创世纪的三要素

元宇宙是非常有趣的未来,不过我们如何达到它呢?毕竟我们大家是区块链开发者和计算机科学家,而不是科幻小说家。我们不能脱离了现实技术基础,仅仅提供一个美好的幻想。我认为元宇宙的创世纪,是要有下面3个要素的支撑:

  1. PERCEPTION
  2. REGULATION
  3. MASSPRODUCTION。

PERCEPTION就是感知。今天我们对于元宇宙的感知,依旧很弱。哪怕看到很多元宇宙的项目,依旧感觉是个简单,甚至简陋的3D游戏。我们在感知上,需要很多技术支撑,包括VR、AR、MR、脑机接口技术、计算机图形学等。没有感知技术的支撑,我们根本无法感知到元宇宙的存在。

REGULATION就是规则。对于元宇宙这样宏大的世界,是需要有基础的经济规则以及世界运行规则的。什么样的行为会需要惩罚?什么样的规则在元宇宙适用?什么样的经济基础设施能够提供支撑?这些规则都需要区块链技术提供公开透明的自动执行。

MASSPRODUCTION则是大规模生产。我们并不希望所有的计算机技术以及人力物力的投入最后只是做了一个房间大小的元宇宙。我们希望元宇宙的世界,能够很快膨胀到我们今天宇宙的10倍、100倍大小,提供广袤的增量市场。

曾经我认为大规模生产是5G、IoT等,不过近期深度思考我发现大规模生产应该是人工智能。无论多么优秀的程序员,在元宇宙的世界中都不是一流的生产者。所有的程序员去看代码、智能合约的时候都需要去阅读、理解,去设计的时候都需要去转化逻辑,精巧构思。但是元宇宙的代码对于机器来说,是天然可读的。人工智能理解元宇宙世界的速度是人类的无数倍以上,元宇宙的世界就是由0和1组成的。

matrix_pc

未来,我们99%以上的元宇宙世界应该是由人工智能设计出来的。我们的程序员更多是引导以及建立规则,设计边界,辅助人工智能去更好的大规模生产出元宇宙。而且,随着数据以及已有的元宇宙库的积累,人工智能设计的速度会越来越快,最终按照一定的规则,形成一个不段在膨胀的元宇宙空间,就和我们的物理宇宙一样。

元宇宙的社会学意义

元宇宙可以有效的避免人类内卷,从有限文明提升到无限文明。回看今年,大概21%的美金是今年印出来的,总计4.5万亿美金。同时,各国的央行为了应对新冠疫情以及美国的放水,也都选择了持续放水策略。2

这笔印出来的钱会去哪里呢?不太能去房地产,因为各国的房地产价格都已经相当之高了,青年们买不起房子已经是常态化的情况;也不太能去消费品和必需品,因为房子价格太高还能租房子,如果饭都吃不起那就彻底出大事了;更不能去购买武器装备,那样很可能直接导致第三次世界大战。唯一能去只有元宇宙。因为创业,是烧钱最快的方法。无数的创意、团队以及优质的项目会去元宇宙中探索,无数的资本、热钱也都会在元宇宙消融掉。因为这些钱在元宇宙中烧掉,对于人类甚至这个世界来说是最好的选项。这些创意,有可能给我们带来无限的增量市场。

更主要的是,这里面真的孕育着无限的机会。就和互联网一样,这些热情会很快把元宇宙推向一个新的高峰。这样既规避了我们今天全球的内卷,又能去元宇宙这个全新的星辰大海中探索边界。

在现实世界中,我们是受到物理规则所限制的猴子;在元宇宙中,我们是代码即上帝的神明。凡是过往,皆为序章3。我一直坚信元宇宙中会诞生我们这个世纪最大的机会,期待与大家在元宇宙中相见!

Shakespeare


  1. Hermann Weyl (1968). “Gesammelte Abhandlungen”  

  2. US is `printing' money to help save the economy from the COVID-19 crisis, but some wonder how far it can go https://www.usatoday.com/in-depth/money/2020/05/12/coronavirushow-u-s-printing-dollars-save-economy-during-crisis-fed/3038117001/  

  3. Shakespeare, William, Barbara A. Mowat, and Paul Werstine. "The Tempest (Folger Shakespeare Library)." Washington Square (1994).  

元宇宙资本创世问答

作者:Tony Tao

Q:好大的胆子,竟敢取名元宇宙?

A: emmm 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取名字这事情有先来后到,谁先占坑就属于谁的——例如和web八杆子打不着的web某基金会。至少投资元宇宙,我们是认真的。第二个原因,其实本来选了一个更有趣的名字,叫做“梭哈中国梦.母基金”(Allin Building Chinese Dreams,ABCD.mom),可惜被周围人纷纷双手画X。。。
X

Q:元宇宙资本的投资偏好是?

A:创始人95前的别来找我们,一心只想发币的别来找我们,香蕉人别来找我们。说人话就是:我们希望伴随年轻人一起成长,偏向更长期的股权投资标的,并且由内而外的喜欢中国🇨🇳。当然,必须元宇宙。

Q:世界如此广阔,为何如此专注中国的Metaverse和NFT?

A:历史上看,每一个世界级别的经济实体在其鼎盛时期,都会有对应世界级别的文化传播和影响。例如19世纪40年代的美国,文化传播上拥有迪士尼和超人;19世纪80年代的日本,则向全世界输出了动漫、任天堂和武士道。2020年代的中国作为世界前二的经济体,理所应当具备世界级别的文化输出。我们认为元宇宙和NFT便是这个大时代里中国文化最好的输出载体和形式。越来越多国产之光涌现的现在,我们希望喊出来:梭哈中国梦,就在此刻!
qingming

Q:介绍一下团队成员吧

A:我们几个核心成员都还算年轻(或者假装年轻),我自己6岁开始玩🎮,第一部漫画是女神的圣斗士,偏好主机游戏和独立游戏。曾经是世嘉遗老,17年至今粉老任。17年至今不断尝试VR不断放弃,今年的新欢是PS5。顺带一提,自从有了净化器后,垃圾桶几乎没有再打开过,净化器手柄真次世代,现在入手价格很合适!
春节时期的办公室

Q:拿元宇宙资本的💰有什么好处?

A:相比绝大部分Old VC来说,我们更有趣;相比绝大部分Crypto Fund来说,我们更有耐心;更重要的是,新办公室100平米游戏区比办公区还要大,游戏要啥有啥,Sony 8K Z9J已预定,配合雅马哈顶级Sound Bar,只等你来玩游戏送BP。

Q:元宇宙资本的使命是什么?

A:玩游戏曾经有人说过,80后的历史使命就是承上启下,对此我深以为然。经过这些年的crypto经历,有成功也有失败,一句话总结就是:倾听内心最深处的声音,投资有理想有能力的年轻人,不要浪费自己和他人的生命。我们希望为中国文化的传播和世界影响力,略尽绵薄之力。希望未来有一天,所有人提到Dragon之时首先想到的是云端的祥瑞,而不是喷火之恶兽。
dragons

请允许我,TT

代表元宇宙资本同仁

向所有有志于元宇宙Metaverse的中国年轻才俊们呼喊:

真男人,梭哈中国梦,

真男人,一起成为数字。

abcd